毛凉

自娱自乐bot

9月27日はニッカリ青江重要美術品指定日(❁´◡`❁)*✲゚*
生怕来不及提前好久就画完了贺图
谢谢青江,他给了我活下去的动力

【石青】初见

谢谢噫呜呜噫(┯_┯)。。。。真的超级感动。。。。。
啊。。。这两人真的太好了,我吹爆!

🕶️蓝莓爆珠:

*给@毛凉 的生贺,晚了那么久真是抱歉…祝世界上最好的猫粮越来越可爱越来越牛批永远有钱买好看的耳环
*前篇是去年写的,稍微修改了一点
*台湾妹子请翻墙

链接: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YxJ8aWe7aPqTxGC8Z122Hg


密码:5I53

呜呜呜呜开心!

石墨:

0621 HB to @毛凉 😘😘😘

迟到的生贺( ᵒ̴̶̷̥́ωᵒ̴̶̷̣̥̀ )宝贝儿生日快乐!!!!

【外传一】鬼半藏

非常非常喜欢这个系列,给树树打call!
推荐大家把前几个系列都看一遍
在myu3的基础上加了好多的历史细节&逸话,可以说是刀男背景的大!河!剧!
对角色内心的刻画非常的细腻,把刀与刀,刀于与主和刀与扮演历史角色之间的感情,联系和想法,还有那些myu里所没有表现的东西传达给大家,说实话在看这个系列之前,我真的对这段历史没什么概念,也不清楚刀刀们扮演的角色之间的关系和作用(凉啊就是你没文化)然后细思了一下myu3的剧情发现更虐了23333
特别是石切丸的矛盾和物吉对家康的感情真的是写的太好了(语无伦次)
有兴趣一定要看一下!

タチアオイ:

以前码的刀myu3设定下伪便当系列


其之一:【にっかり青江篇】最后的舞台


其之二:【石切丸篇】供养塔


其之三:【物吉贞宗篇】最贵重的宝物


其之四:【千子村正篇】伤迹


其之五:【大俱利伽罗篇】無


其之六:【蜻蛉切篇】死生




除了便当之外,也写一点点myu3设定下的其他的日常短篇试试吧(


这次是石切丸青江          送给 @毛凉 


食用注意:本文为同人,与一切实际存在的人物团体等无关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有战斗、死亡场面描写














“我真的成为鬼了啊。”


“你还没有。”


“……你忘了吗?我以前就说过这番话。但那时候你肯定了我。而且……在此之前,人们就已经说出了这件事。”






石切丸第一次说出这句话,是他们在战国之世的第一战落幕后。彼时骤雨初歇,他倚靠着冈崎城厚重的石垣,擦拭着本体,而笑面青江在他旁边站定,保持着合适的距离,肩上垂落的白装束偶尔随风摇曳。




石切丸眉头紧锁,盯着自己出鞘的本体。本来侍奉着神灵的清净刀锋此刻却溢出了与寻常不同的气息。


那上面初次沾了活生生的,人类的血。


不久前的战斗中,他所砍倒的第一名敌人,像是因为伤势出现了幻觉,本已倒在地上,却又勉强用两臂撑起身体,直勾勾望着石切丸。




“啊啊……神明大人……救救我……”




石切丸盯着那普通人死命仰起的脸,愣了片刻,虽然四周金鼓齐鸣,这将死之人的呼喊却让他仿佛置身熟悉的神社中。鸟居和神道指明着神所在的方向,在那里,曾有千千万万人希望身体能够健康,能够更为长久地活下去,向他致以这般祈求。




他继而环顾周围,却见本来就习惯了乱世杀伐的同伴们仍旧在战斗,毫不手软地砍杀着一个又一个挡在面前的敌兵。


毕竟这里是战场。任伙伴们平常如何和善好说话,此刻也都聚精会神地做着石切丸认为原本就不对的事情。


而且连自己也必须为了一种“正确”,去执行另一种“不正确”。


这场面,俨然地狱图景一般。




“救——”




石切丸咬一咬牙,直接看向那张哀求着的脸,上前一步,手起刀落。






白刃砍入血肉之声拍打进他的两耳,如同惊涛裂岸。血液的香气使得名为石切丸的大太刀兴奋起来。血液的腥味也使得名为石切丸的供神之物感到绝望。


然而维护历史的重担和渐渐吃紧的战况在背后压迫着,促使着他继续不停地挥动手上的本体,用那翻飞的银波浇灌出大片大片的血色花海。




石切丸已经想不起自己当时的神色,却记得迎上他的敌军在不敌而逃时,无不惊惧地喊叫着。


“鬼——是鬼啊!!!”




想到此,神官模样的付丧神忽然苦笑一声。


“我真的成为鬼了啊。”


“也就是说,你的确好好在扮演着‘鬼半藏’。”青江就在他身边揣着两手悠然而立,适时地接过话头。“战国时很多名将都因为作战出色而被称为‘鬼’,服部半藏也是如此,这就是个美称而已吧,不必多想。”


“我指的不是……算了。”


石切丸看着青江露在发帘外的金瞳眨上三眨,觉得徒思无益,便从这个问题之下逃开了。无论是杀戮的问题,还是最终如何处理信康的事情,他起初都觉得既然事情这般辛苦,自己只需一人思考就够了。


但事情总有仅凭一人无法收拾的时候。










“无论如何,你要是真的成了鬼,我这会驱鬼的刀估计也就把你给击退了。而你现在不还是好端端在这里的吗?”


——但你当年退治的是幽灵,而不是大鬼啊。


这次青江拍拍胸脯作出不同的回答,本欲开个玩笑,石切丸却皱皱眉,忽地话锋一转。


“以往那些故事里倒是讲,鬼纵使凶悍,却也会爱自己所养大的孩子,并因为这爱和凶悍,做些出格的事情。你既然退治过鬼,也理当明白。”


“……”




想到那时候石切丸的又一次“出格”,饶是青江的手心里也微微渗出汗。




一向会说“规矩才是第一位”的那个人,在那时候竟然无法完成职责,无法对自己一手培养大的信康下手。


一向都挂着温和的笑颜的那个人,在那时候也为了挽回战局,竟然不顾自身安危,径直迎上青蓝色的那片不详之火,怒吼出声,将手中长而厚重的大太刀挥舞得呼啸生风,势如雷震。




“就算在此折断,也要将你击败——!”






折断吗。




青江因为脑海中这两个字的闪现而狠狠皱眉。以他的了解,石切丸在这方面并不会口出妄言。也还好这次大家都坚持到了最后,得以战胜强敌。




石切丸瞥一眼对方,似是心下了然。


“我自当吃一堑长一智,多多注意自身,但凡事总有个万一。如你所说,如果下次当真出现了无法挽回的情况,你就尽管来退治我吧。”


青江端详那双藤色眸子片刻,而后给出他的回答。


“无论你我,其实都不会放任事态发展到那一步吧。”









今晚月色真美

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中秋节快乐呀~

9月27日はニッカリ青江重要美術品指定日
青江生日快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