毛凉

碃only 有缘推特见

温泉旅行

滨松出世城:

想写点东西散心又不想继续自己的脑洞(因为那些坑都太复杂了我只是想写个没头没尾小片段爽爽) 于是问   @毛凉    有没有什么脑洞


事实证明我写文这方面可能是缺乏搞笑才能吧,仍然普通地写了(。













不知何处传来了虫鸣。在这片夜深人静之中,和枕边入睡之人均匀的呼吸声仔细纠缠在一处。凉夜里灯盏都歇下了,不去打搅花叶的安眠。




然而另一个人却醒着。


他抬眼看对方在这片夜晚的混沌中隐约显露的肩膀轮廓。


那个人身量并不魁梧,相较这醒着的栗色短发之人而言也是如此,但很精干扎实。




方才在那一片水汽蒸腾中,这样的轮廓也愈发吸引人。翠色的湿发不似平日那般结束整齐,而是自然地散开来,垂下几缕,顺着肌肉矫健的轮廓湿漉漉贴在脊背上。


现在这些长发已经被擦干,在绵软的被褥上松散地摊开。




水果然是好东西。石切丸这样想着。彼时他仰着脖子喝酒,嘴边零落的几滴酒液顺着脖颈直勾勾滑下去。眼角艳红的隈取早已晕开,在迷离的水雾中隐去踪迹,脸上却多添了些霞色。


以这副人身第一次做手水时,石切丸很开心。水从他掌心流过,留下清凉的触感,在神事之前涤荡沾染的尘埃。


而今不仅如此,水竟也能将在意之人的身形刻画得更趋完美。


刀身倒是除却淬火的一刻,本不便沾水的。——与刀更为相配的液体,大抵是敌之鲜血吧。而血在神域倒是和清净沾不上边。








想要抓住他。


想抓住他的每一寸肌骨。抚摸他的喉结。把颜面埋进那些翠发。


石切丸在脑中冒出这般念头之时,又在一瞬间转念。


或许,已经以这次邀请印证了,其实是他抓住了自己。




普普通通的温泉旅行,只是两次重要的出阵之间,审神者好容易批准的,短暂的现世休假。理论上容不下什么“突发情况”耽误工作。


但那个人非要邀自己同去。


“真的会发生什么吗……?”自答应了青江邀请的那天起,这个念想一直在石切丸的脑海中兜兜转转。然而他一次又一次地确认了,今天什么也没有发生,什么也不会发生。














这只是普通的温泉休假而已。


但来日方长,机会总会有的。他在心里说。










石切丸在榻上翻了个身,背对着身旁那个人,安稳地躺下了。


而青江仍旧没有动弹,只忽然睁开了他异色的眼睛。







给我的树捞一捞(σ′▽‵)′▽‵)σ

滨松出世城:

我永远爱三百年组!!!

么么我的凉!mua! (*╯3╰)


毛凉:

很高兴能给 @滨松出世城 的小说本《三葵夜话》画封面!

今晚8点开始预售哦~到5月7号截止,试阅和预售请走这里→https://weibo.com/1966244255/GcZ6YCSGh?type=comment&pcfrom=msgbox#_rnd1524221340195

吹爆我的树,话不多说大家快来买

我永远爱三百年组!!!!

很高兴能给 @滨松出世城 的小说本《三葵夜话》画封面!

今晚8点开始预售哦~到5月7号截止,试阅和预售请走这里→https://weibo.com/1966244255/GcZ6YCSGh?type=comment&pcfrom=msgbox#_rnd1524221340195

吹爆我的树,话不多说大家快来买ヽ(*´з`*)ノ

我永远爱三百年组!!!!

今晚八点预售哦ヽ(*´з`*)ノ~赞美我的树!喜欢三百年的朋友们真的不能错过!!!!

滨松出世城:

#CP22# #刀剑乱舞# 

小说本《三葵夜话》正式宣传/预售开放


试阅见图1,详情见图2

通贩预售页面

cpp页面

微博转发抽奖页面


预售今晚8点开放直到7号左右,发货时间大概六月初。中间如需更改地址,请在cp前ww联系。如联系不及时导致发货出现问题,请自行承担额外产生的快递费用

由于时间不允许,特典实在没办法做or印别的什么,但又想玩一下(……)于是决定拍付前十可以获得作者画的类似图3图4那种刀男沙雕猫猫一只(……)可选team三百年任一角色,到时会ww联系。如果不需要可以说明,然后依次顺延。


5月21日晚23:00  @微博抽奖平台  抽取一位转发本wb的小伙伴送一本。如果转发过100再追加三百年队谷子一件,种类随机(看我有些什么吧),角色选team三百年里面你最喜欢的刀刀就行。(然而真的能够数吗)若抽到僵尸等奇怪的号就重来


【本作品是在参考原作中的部分情节与剧中未涉及的部分历史/逸话等之后,依据个人理解所进行的虚构创作。与一切现实存在的人物、团体、事件等一概无关。】


原作:刀剑乱舞音乐剧~三百年的摇篮曲~

内容:在德川进行任务的team三百年六振与德川家的人们。短篇合集。涉及本篇剧情没有讲到的历史事件/逸话传说

主要角色:笑面青江/石切丸/物吉贞宗/千子村正/大俱利伽罗/蜻蛉切/德川家康

作者:lo主

封面: @毛凉 

排版/宣图:北河辰星


页数:36p

规格:A5

定价:20rmb

年龄限制:全年龄

cp22双日寄卖  摊位名:新撰组屯所

寄卖数量不多,一切随缘(。)如果想场购可以私信联系我


捞一捞捞一捞,大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ヽ(*´з`*)ノ ,我要吹爆我的树!

タチアオイ:

之前说到的team三百年小说本,收录之前所有三百年相关短篇(伪便当、外传)+另外两篇本子限定外传

目前先开了个无差别同人站页面 : http://www.allcpp.cn/d/137017.do

cp22双日会在朋友的摊位上寄卖少量,如果确定要场购现在就可以私信联系我,我好决定场贩带的本子数量

通贩没走代理,是大概六月初由我自己发货,由于题材比较冷估计印的也不多,印量约等于预售量,且不会再二刷

大概下周等宣传图做出来之后会正式宣传、放预售链接和微博转发抽奖

理论上价格20+,具体还要看情况了_(:з」∠)_

封面来自 @毛凉   ٩(๑>◡<๑)۶


真剑23日的无料到啦~~
小伙伴们加一下p2的统计群吧感觉到时候联系会方便一点,入群问题的答案是:猫粮
或者认准p3的蓝包随缘相见,真剑会穿这一套去| ू•ૅω•́)

(装袋装的我怀疑人生.jpg

为真剑准备的立牌
23号交换限定~
交换的东西糖和零食都行哦♬(ノ゜∇゜)ノ♩(实在没东西交换的话那就给我个抱抱也好
想要的话请给我留言嘿嘿嘿(º﹃º )

(醒醒吧没人愿意和你换的

【外传一】鬼半藏

非常非常喜欢这个系列,给树树打call!
推荐大家把前几个系列都看一遍
在myu3的基础上加了好多的历史细节&逸话,可以说是刀男背景的大!河!剧!
对角色内心的刻画非常的细腻,把刀与刀,刀于与主和刀与扮演历史角色之间的感情,联系和想法,还有那些myu里所没有表现的东西传达给大家,说实话在看这个系列之前,我真的对这段历史没什么概念,也不清楚刀刀们扮演的角色之间的关系和作用(凉啊就是你没文化)然后细思了一下myu3的剧情发现更虐了23333
特别是石切丸的矛盾和物吉对家康的感情真的是写的太好了(语无伦次)
有兴趣一定要看一下!

タチアオイ:

以前码的刀myu3设定下伪便当系列


其之一:【にっかり青江篇】最后的舞台


其之二:【石切丸篇】供养塔


其之三:【物吉贞宗篇】最贵重的宝物


其之四:【千子村正篇】伤迹


其之五:【大俱利伽罗篇】無


其之六:【蜻蛉切篇】死生




除了便当之外,也写一点点myu3设定下的其他的日常短篇试试吧(


这次是石切丸青江          送给 @毛凉 


食用注意:本文为同人,与一切实际存在的人物团体等无关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有战斗、死亡场面描写














“我真的成为鬼了啊。”


“你还没有。”


“……你忘了吗?我以前就说过这番话。但那时候你肯定了我。而且……在此之前,人们就已经说出了这件事。”






石切丸第一次说出这句话,是他们在战国之世的第一战落幕后。彼时骤雨初歇,他倚靠着冈崎城厚重的石垣,擦拭着本体,而笑面青江在他旁边站定,保持着合适的距离,肩上垂落的白装束偶尔随风摇曳。




石切丸眉头紧锁,盯着自己出鞘的本体。本来侍奉着神灵的清净刀锋此刻却溢出了与寻常不同的气息。


那上面初次沾了活生生的,人类的血。


不久前的战斗中,他所砍倒的第一名敌人,像是因为伤势出现了幻觉,本已倒在地上,却又勉强用两臂撑起身体,直勾勾望着石切丸。




“啊啊……神明大人……救救我……”




石切丸盯着那普通人死命仰起的脸,愣了片刻,虽然四周金鼓齐鸣,这将死之人的呼喊却让他仿佛置身熟悉的神社中。鸟居和神道指明着神所在的方向,在那里,曾有千千万万人希望身体能够健康,能够更为长久地活下去,向他致以这般祈求。




他继而环顾周围,却见本来就习惯了乱世杀伐的同伴们仍旧在战斗,毫不手软地砍杀着一个又一个挡在面前的敌兵。


毕竟这里是战场。任伙伴们平常如何和善好说话,此刻也都聚精会神地做着石切丸认为原本就不对的事情。


而且连自己也必须为了一种“正确”,去执行另一种“不正确”。


这场面,俨然地狱图景一般。




“救——”




石切丸咬一咬牙,直接看向那张哀求着的脸,上前一步,手起刀落。






白刃砍入血肉之声拍打进他的两耳,如同惊涛裂岸。血液的香气使得名为石切丸的大太刀兴奋起来。血液的腥味也使得名为石切丸的供神之物感到绝望。


然而维护历史的重担和渐渐吃紧的战况在背后压迫着,促使着他继续不停地挥动手上的本体,用那翻飞的银波浇灌出大片大片的血色花海。




石切丸已经想不起自己当时的神色,却记得迎上他的敌军在不敌而逃时,无不惊惧地喊叫着。


“鬼——是鬼啊!!!”




想到此,神官模样的付丧神忽然苦笑一声。


“我真的成为鬼了啊。”


“也就是说,你的确好好在扮演着‘鬼半藏’。”青江就在他身边揣着两手悠然而立,适时地接过话头。“战国时很多名将都因为作战出色而被称为‘鬼’,服部半藏也是如此,这就是个美称而已吧,不必多想。”


“我指的不是……算了。”


石切丸看着青江露在发帘外的金瞳眨上三眨,觉得徒思无益,便从这个问题之下逃开了。无论是杀戮的问题,还是最终如何处理信康的事情,他起初都觉得既然事情这般辛苦,自己只需一人思考就够了。


但事情总有仅凭一人无法收拾的时候。










“无论如何,你要是真的成了鬼,我这会驱鬼的刀估计也就把你给击退了。而你现在不还是好端端在这里的吗?”


——但你当年退治的是幽灵,而不是大鬼啊。


这次青江拍拍胸脯作出不同的回答,本欲开个玩笑,石切丸却皱皱眉,忽地话锋一转。


“以往那些故事里倒是讲,鬼纵使凶悍,却也会爱自己所养大的孩子,并因为这爱和凶悍,做些出格的事情。你既然退治过鬼,也理当明白。”


“……”




想到那时候石切丸的又一次“出格”,饶是青江的手心里也微微渗出汗。




一向会说“规矩才是第一位”的那个人,在那时候竟然无法完成职责,无法对自己一手培养大的信康下手。


一向都挂着温和的笑颜的那个人,在那时候也为了挽回战局,竟然不顾自身安危,径直迎上青蓝色的那片不详之火,怒吼出声,将手中长而厚重的大太刀挥舞得呼啸生风,势如雷震。




“就算在此折断,也要将你击败——!”






折断吗。




青江因为脑海中这两个字的闪现而狠狠皱眉。以他的了解,石切丸在这方面并不会口出妄言。也还好这次大家都坚持到了最后,得以战胜强敌。




石切丸瞥一眼对方,似是心下了然。


“我自当吃一堑长一智,多多注意自身,但凡事总有个万一。如你所说,如果下次当真出现了无法挽回的情况,你就尽管来退治我吧。”


青江端详那双藤色眸子片刻,而后给出他的回答。


“无论你我,其实都不会放任事态发展到那一步吧。”